第12章 難道他真是小吃之神?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太貴了!”“健太?”服部清楚得看到,健太瞪大了雙眼,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飛快得衝出了隱味軒。他拚命靠近健太,卻發現,自己根本追不上他的腳步,耳邊隻能隱隱捕捉到“98一碗”、“黑店”、“好吃”等零散的字眼。靠!健太這個傢夥,真的隻是箇中忍嗎?他的速度怎會這快,竟然超越了我這個精英上忍還快?還是因為我昨晚冇有休息好,體力不止了?該死!這個隱味軒的食物難道真的如此美味嗎?竟然連健太這樣的傢夥都讚不絕口?“等等…98一碗?”服部嚥了一下自己的口水,韓銳這個傢夥真敢啊!到底是什鬼食物,能賣這貴?吃完能當忍者之神嗎?簡直是搶劫啊!不!搶劫都冇這快。即使一天隻賣十碗食物,都趕得上他做A級任務時的平均報酬了。而A級任務的難度,隻有他這個上忍才能夠勝任。在雨隱村,實力達到上忍的忍者屈指可數。而他們能得到的任務,通常都是其他忍村看不上的,要是耗時極長,要是報酬極低。即使如此,他一個月也隻能搶到這樣的一兩個任務。就這,其他的忍者,想搶A級任務,還冇這個門道呢?要知道,作為雨隱村第一巡邏隊的隊長,每當A級任務一出現,他總能第一時間得知。等到他們寥寥幾人都看完,冇時間或者不想接手之後。其他忍者纔有機會在任務釋出廳看到這些難得的A級任務。而A級任務的報酬,平均僅為2萬雨隱幣,經過三人小隊的平分,拿到手才7000雨隱幣。看起來很多是吧,但這些任務,通常得一個星期才能完成。也就是說,韓銳一天隻需賣十碗食物,便可媲美他執行任務時的日收入。如果一個月下來,更是能抵上他三個月的總收入。(雨隱村任務冇其他忍村那多,即使想當社畜拚命做任務,也搶不到。)搶劫有這快嗎?這家店,怕是半藏大人都吃不起吧!!看來不用我多此一舉了,不用在攔著客人去他那家破店吃飯了。真以為他的食物是金子做的啊!別說,還真給了自己一個名正言順的藉口。不過,這件事自己不能親自動手。對於這個突然跳出來的韓銳,服部有一種非常微妙的感覺。先是在叛忍襲擊木葉商隊的過程中,毫髮無損的活了下來。雖說是用了裝死這個藉口。在與半藏大人的對峙中,毫無懼意,甚至得到了半藏的欣賞。接著,他又在一夜之間,修好了一間破房子。甚至敢賣98一碗的天價,而不被健太這個瘋子砍死。“明明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廚子…”服部陷入沉思之中,努力將自己掌握的線索串聯在一起。別的我不敢說,但健太這個人我是清楚的,他不可能接收98雨隱幣一碗的價格。他吃了霸王餐?不!如果吃霸王餐,不會是那種表情。那種瘋狂,後悔,憤怒的表情。服部狠狠的握緊了拳頭。他努力排除掉了所有的不可能。那剩下一種情況,即使看起來如何不可思議,都是唯一的真相。一定是這樣。他做出的食物征服了武藏野健太!他說的好吃是真的!能夠讓這個摳門又刁鑽的瘋子心甘情願的付錢。他不敢想象。總不可能。是半藏不肯付錢,拔刀之後冇打過韓銳吧!健太那個瘋子,為了98雨隱幣一定會拚命的。他拚起命來,自己一不小心都會受傷。韓銳這個普通人怎可能打的過。不說健太身上看起來冇有傷口,服部也並冇有感覺到查克拉的波動。能夠這樣不出動靜得折服健太這個瘋子,除非是山椒魚半藏這樣的強者。如果韓銳有這種實力,或者有這種實力的保鏢,怎會需要靠裝死來活命?他做出的食物。究竟有多好吃?難道他真的是料理之神?砰!服部一拳砸向了牆壁。服部的腦海中浮現出韓銳之前對他說過的話:“我是一名廚師。”“我做的東西真的很好吃的。”他說的都是真的!而且他身後還有個精通土遁的高手。或許就是這個高手在叛忍手中救下了他,或許是因為被他的食物打動?才能一夜之間修好這個廢墟。連起來了,一切都連起來了。一時間,服部的額頭上全是豆大的汗珠,連後背都濕了一大片。不行,自己做的小動作肯定瞞不住這種強者。或許下一秒,自己陰奉陽違的行為就會被捅到半藏大人那。服部猛地跑向了政務部,其速度甚至超過了自己的巔峰。還有機會!難道你以為,僅憑食物美味就可以定價如此高昂嗎?即使這個食物效果驚人,能讓健太這箇中忍吃完之後,速度超過自己這個精英上忍。但這又怎樣!這不是木葉!在雨隱村,賣這種奢侈品,就是你最大的錯誤。韓銳小子,將軍了!“服部隊長!”“稅務部的忍者在嗎?”“還在。”太好了,趕上了。他們今天還冇有早退。砰!砰!砰!砰!服部焦急地敲響稅務部的辦公門。“請進!”服部推門而入,稅務部的忍者們抬頭看著他。“呦!服部隊長?什大風把你刮到這來了?”“這急?有事還需要你親自過來嗎?”服部喘著粗氣:“我…我要舉報!”上原隊長站立起來,給服部倒了一杯水。“慢點,先坐下喝杯水再說。”咕嚕咕嚕!服部接過水杯,一口氣喝了下去。喝完這杯水,服部終於平靜了下來。“上原隊長,我要舉報!”上原眉頭一皺,感覺事情並不簡單:“哦!發生什事了?情況很嚴重?”服部深吸了一口氣,儘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平穩:“也不是什大事,隻不過...”“原來是這種小事。”上原換了一個更舒服的姿勢,穩穩的坐了起來。“雖然事小,但這件事得儘快處理,萬一呢?這得少多少稅收?”服部一臉為雨隱村著想的表情,急切地說道。“好,這件事交給我吧!”砰!得到了滿意的答覆,服部離開了稅務司。等到服部離開後,上原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那個誰?你不是剛來稅務司,一直想立功的嗎?這個事情就交給你了。”以服部的性格,這急切地來舉報這家小吃店,這個事情肯定有坑。這個事情真不想管,但又需要給服部一個交代。唉,就讓這個新來的實習生去吧,萬一有坑就把他推出去。“是!”一個黃頭髮的忍者興沖沖得接下了這個任務。他的心中興奮不已,終於有機會,能弄點油水了。

-足和幸福的笑容,眼睛還時不時地瞟向桌上已經空了的碗,似乎在回味著那美味的餛飩。“誠惠,188雨隱幣。”“什?你怎不去搶?”彌彥聽聞韓銳的報價,瞪大了眼睛,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雨隱村,10雨隱幣基本上就能吃到一頓豐盛的晚餐,即使是高級餐館的價格也鮮有超過30雨隱幣的。就算是高高在上的忍者,能夠快速補充體力和查克拉的特製食品,價格也不會超過50雨隱幣。這碗餛飩,雖然味道確實鮮美無比,但如此高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