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魂穿李善

的伴讀書童,從小情誼就在,所以勢不可敵。所以一切小心。”祝封再次提醒,李善笑著點頭答應,跟著從懷中掏出了四粒小藍丸遞給了祝封道:“祝郎君吃藥的時候,也可以多吃一些鱉,鹿茸,鞭...大補,配合起來,如虎添翼。”“哈哈...多謝善哥兒告知,那某就先走了。”祝封拱手。李善點頭,隨後對不遠處的李大牛喊道:“爹,從祝郎君的馬車上拿下七貫錢下來。”“哦...好...!”李大牛嘿嘿一笑,連忙跟上了祝封,祝封則是...-

一汪池塘邊,楊柳飄飄,李善看著池塘中的青蛙亂跳,跟著無語的歎息了一聲,要問這李善為什歎息,無他...李善的靈魂穿越了。李善是一名剛剛大學畢業的應屆生,進入一家藥店當藥劑師,怎說呢...這就是一個過渡的職業,李善未來還是準備做醫生的,可是就在李善對自己的未來信心滿滿的時候。一個不慎遇到了三十年都罕見的煤氣管道爆炸,李善和整個藥店都被送上了天,等李善再次醒來的時候,就已經出現在了貞觀九年六月,長安城西三十的竹塘村。此時的李善還叫李善,不過,已經不是以前的李善了,而是年紀隻有十五歲的少年李善,父母都在,父親叫李大牛,母親叫孫茹茹,還有一位奶奶趙李氏,一個十二歲的弟弟李良,五歲的妹妹李心...!自己和弟弟妹妹的名字連起來就是善良心。...這足以證明李善一家是多的善良。“哥...你冇事吧...怎又在發呆了?”五歲的李心走到了李善的身邊,眼眸中閃爍著濃濃的擔心,因為李善前幾天剛剛被人打過,好不容易被家用最後的銀錢找郎中給救了回來。不過,救回來之後的這段時間,自己的大哥一有時間就會坐在自家屋前的小池塘發呆,自己的奶奶和爹孃都很擔心自己的大哥,所以讓自己來看著大哥,別讓大哥突然跳進池塘淹死。“是不是奶奶和爹孃讓你來看著我的?”李善忽然看向身後的小妹燦然一笑,這個笑容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其實就是剛剛李善想通了,所謂既來之則安之,現在自己已經不是未來的李善,而是貞觀九年的李善,在這個竹塘村,自己有奶奶,有爹爹,有孃親,有弟弟,有妹妹。要知道未來的可是從來冇有感受過親情的,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就好像一通百通,李善整個人都清明瞭起來。看著李善的笑容和問話,李心突然激動的小身子一扭往前麵大約三十米的一座帶著籬笆院子的草屋跑去,一邊跑一邊欣喜的喊道:“爹,娘,祖母,太好了,太好了,大哥說話了,終於說話了。”“...!”看著欣喜的回去報信的李心,李善哈哈的笑了起來。跟著李善起身往家中走去,一路走一路喊道:“祖母,爹爹,孃親...善兒回來了,善兒讓奶奶,爹爹和孃親擔心了。”“善兒...!”孫茹茹紅著眼睛將走進籬笆院的李善給溫柔的抱住。李大牛笑的看著李善道:“善兒,爹就知道你會好起來,那小子的一棒子怎可能會將你打成呆子,絕不可能。”“善兒。”趙李氏也是歡喜的來到李善的身邊,用手輕輕的摸著李善的臉龐道:“冇事就好,冇事就好,祖母給你做你最喜歡的冷淘吃,隻要祖母的乖孫冇事,祖母什都願意付出。”“祖母...!”一股從來冇有感受的親情,讓李善十分的感動,心中也是溫暖不已,這種被親情包圍的感覺實在是太好了,就在李善要沉浸其中的時候。忽然,籬笆院外麵響起了一道淒厲的喊聲:“祖母,祖母...不好了,我爹爹上山采野菜的時候被山中毒蛇給咬了,現在已經被郎中給送了回來,孃親讓我叫您過去見爹爹最後一麵。”“啊...!”趙李氏身體微微一晃,李善一把將趙李氏給扶住道:“祖母,你冇事吧?”“我可憐的二牛呀...!”趙李氏的眼睛紅了起來,跟著眼淚大顆大顆的落了下來。跟著一名少年走進了籬笆院,哭著跪在了趙李氏的麵前,這位少年叫李成,是李善二叔李二牛的長子,李大牛,李二牛一聽就知道這兩人是親兄弟。趙李氏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兩個兒子都在竹塘村,一個女兒嫁到了大約十的另外一個村子叫水仙村,趙李氏一生貧苦將三個孩子給拉扯大,從來冇有偏心和重男輕女或重女輕男。得知自己的二兒子被毒蛇給咬了,命不久矣,那也是悲痛不已,即使雙腿已經打顫,全身都冇有了力氣,但是趙李氏依舊咬著牙要去見自己的二兒子。李大牛聽到自己孃親的要求,也是連忙走了過來背著自己的孃親就向自己的弟弟家跑去。李成想要跟上自己的大伯和祖母的時候,卻被李善給拉住問道:“成哥兒...知道你爹是被什毒蛇給咬的嗎?”“是七寸子...我爹一個不小心,那條七寸子就在一片石頭麵,根本就看不清,剛剛走過去腿就被咬到了,然後我爹自己逃下山,下來之後就昏迷了過去,善哥...我要冇爹了。”李成看著李善大哭了起來。隻是李善卻的笑了起來:“不就是短尾蝮...有什好擔心的?”短尾蝮:又叫做土公蛇,白眉蝮,七寸子、麻七寸等。一般體長在50-70厘米之間,身體一般呈灰褐色、黑褐色或紅褐色,頭呈三角形,少數呈不明顯三角形,眉眼處有一絲白紋,因此而得名,頭頸細,身體胖,尾較短。此種毒蛇在全國分佈最廣,亞種也最多,除海南島和台灣島外,南至兩廣,北到黑龍江,西到新疆,全國大多數地區都能見到它的蹤跡。因為這玩意很多,所以大型的藥店麵基本上有這種毒蛇的血清,要知道李善來到貞觀的第二天,就發現自己身上帶著一個金手指。金手指就是李善以前上班的那家大型的藥店,也不知道是什情況,藥店和李善一起來到了大唐貞觀年間,隻要李善心意一動就可以進入藥店。進入之後,藥店麵的藥品可以隨意取出,也可以將外麵的東西放進藥店。李善也可以直接進入藥店,也可以用心意將藥店麵的藥品給取出來,一切隨心,而在藥店的乾冰箱之中,就有短尾蝮的血清。隻見李善心意一動,短尾蝮的血清就出現了李善的懷中,這個時候李善對著李成笑道:“成哥兒不哭了,帶我去救二叔,我保證可以讓你爹爹很快康複過來。”...........................

-對方還是不願意,非要將自己給搞死。你說這事情,是不是太憋屈了,你這是將人往死逼呀。此時李善對那個崔家和柳家的憤怒已經到達了巔峰,別讓自己有機會,隻要自己有機會,不將這崔家和柳家全部弄死,那自己就誓不為人。“啪...!”一聲柺杖砸地的聲音,跟著就聽趙李氏罵道:“你們簡直無法無天,陛下給你們管理子民的權利,難道是讓你們這樣禍害百姓的嗎?我家孫子明明冇有到年齡,不用服役,而且我家世代為民,更不用服禁役。...